1. <blockquote id="ofi92"></blockquote>
      2. <thead id="ofi92"></thead>
         
        最近更新
        老龍的扶貧“茶經”:讓農民收獲尊嚴
         

        冬日,寒氣逼人,老龍長途跋涉抵達深山中的貧困戶周松清家。周松清正在指揮工人搭建自家的新房,看到他,趕忙停下活,喊“老龍來啦”,讓家人把火盆點起來給老龍暖暖身子。

        就在前年,老龍第一次來到周松清家,遞給他茶樹苗時,周松清給了他一個白眼:“茶葉兩頭尖,三年兩頭癲!我寧愿地荒著也不種茶!”

        老龍一時無言。作為土生土長的安化人,“癲”的含義他再清楚不過。

        湖南省安化縣是集山區、庫區和革命老區于一體的國家級貧困縣,人民因山高水深而生活窮苦。與此同時,安化也是著名的“茶鄉”。因山奇水碧,茶樹在山崖水畔,不種自生,這里自古就是茶馬古道的重要起點之一,唐代楊曄《膳夫經手錄》就曾記載安化黑茶“渠江薄片茶”,其“百兩茶”“千兩茶”更是聞名海內外。

        從小,老龍就跟著父母種茶賣茶換回米、油等物資。當時,因為茶農只懂產業種植,產品和市場沒有對接,價格波動大,歷史上甚至出現過茶農砍茶毀園等事件,許多茶農對茶葉懷有恐懼,稱其“癲”。

        茶葉無法填飽肚子,年輕人就想辦法離家謀生。19歲的龍文初,也就是現在的“老龍”就是其中一員。懷著忐忑的心情到達深圳后,他從小工做起,慢慢通過自學,成為一家大型企業的中層領導。

        2010年,龍文初回家鄉時發現,在當地政府的引導下,“安化黑茶”已經走出了產、供、銷一條龍的新路,并逐步帶動茶農致富。

        深懷鄉愁的龍文初心潮澎湃。深思熟慮后,他成立了“湖南坡”茶葉公司,公司成立時他鄭重在日記本上寫下“讓農民在土地上收獲尊嚴”。在公司經過精細化管理培訓的他,決定用精細管理的方式發展茶產業,帶動更多茶農脫貧。

        首先就是要發動茶農來種茶。面對周松清等茶農的拒絕,他經過測算,提出以保底價收購茶葉,保證茶農不虧,這樣一來許多茶農紛紛加入。

        其次是提供優質種苗和肥料,建立茶資源檔案,對每個茶園的茶葉建立產品身份證,并進行包括農藥殘留、微生物、重金屬在內的400多項質檢。

        產品在黑茶高端市場受到歡迎,老龍也幫不少貧困茶農增了收、脫了貧。“安化黑茶是一個能穩定就業的產業。”龍文初說,茶園基地建設基本形成了“公司+基地+農戶”的“訂單式農業”。

        他算了一筆賬,由公司定點負責收購鮮葉,從根本上解決了茶農賣茶難的問題,茶農在茶園種植、培管上實現第一次就業。鮮葉的采摘、黑毛茶初制加工均由茶農主導完成,每天采摘鮮葉的工資70元到120元不等,每公斤黑毛茶的加工增值也達6-8元,這類生產活動為茶農提供了大量第二次就業機會。同時,農閑期間,農民又可以到公司從事制茶、包裝、揀梗、銷售等工作,茶農實現第三次就業。這樣一來,基本上保證了茶農全年能創收。

        龍文初并不滿足于此,他總覺得,匠心是他們做出好產品的唯一原因,幫扶貧困老鄉致富也必須精益求精。

        在安化,他們公司負責6個村的產業扶貧工作,共285戶,1070人。記者在他的辦公室看到,他為每一個貧困戶都制作了產業扶貧檔案。里面有龍文初精心設計的貧困戶家庭狀況摸底表,其中貧困戶的現有資源、脫貧意愿措施、脫貧收入差距清清楚楚,尤其人性化的是,設置了長效扶貧措施和臨時脫貧措施,長短結合的產業扶貧方式,讓貧困戶不僅能實現脫貧,而且能確保以后不再返貧。

        這幾年老龍確實為貧困戶操了不少心,貧困戶誰家有病,誰家有孩子上學他有一本賬。老龍的扶貧“茶經”是安化縣黑茶茶葉扶貧的縮影。2017年,安化縣茶葉產量7.5萬噸,占全國黑茶產量的32.5%,全縣茶產業及關聯產業從業人員達32萬人,其中貧困人口6.7萬人,安化黑茶產業日益成為全縣精準扶貧的中堅力量。(史衛燕)

        打印本文    收藏本    關閉   
        相關文章
         
         
        干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