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lockquote id="ofi92"></blockquote>
      2. <thead id="ofi92"></thead>
         
        最近更新
        一碗掛面“煮”出鄉村振興紅火路
         

        冬日的暖陽灑在四川省中江縣杰興鎮覺慧村。上午10點,鐘標建、匡鳳蘭夫婦已經掛完了兩個面架。

        細如銀絲的掛面瀑布般地在5米多高的面架上隨風飄動,輕輕觸摸,面條上有不同于機器加工的細微毛刺,稍用力扯一下竟彈性十足。

        記者數了數,每個面架上有50掛。鐘標建介紹,每掛正好1斤面,超出1斤面條就粗了。他們夫婦倆從頭天下午開始,經過和面、切條、盤條、上條、發酵等18道大的工序,70余個小的步驟,16個多小時的制作,終于將兩袋各50斤的面粉變成了細而中空的銀絲面。

        每年的10月到次年5月,是做掛面最好的時間,鐘標建家要做2萬多斤掛面。在覺慧村,像鐘標建家這樣從事掛面生產的專業戶有近80戶,村里做掛面的傳統已有千年。

        記者在中江博物館看到一則有關中江掛面的傳說:北宋淳化年間,來自北方的中江縣令崔谷喜歡面食,但廚師一直沒能做出可口的細面,直到有一次燉羊肉,廚師用竹筷插入鍋中時,看見湯水濃汁成為一條線受到啟發,找到了做細面的竅門。此后這個方法在民間不斷改進,發展至今。

        在掛面作坊比較集中的覺慧村四組,人人都能說幾句掛面的特點:比如“莖直中通”,由于發酵過程會產生蜂窩般的氣泡,使得面體內布滿微孔,成為空心掛面;再如“光滑柔韌”,經過多道工序而不含任何添加劑的掛面不易斷裂,煮而不糊、擱而不坨,食之舒滑養胃。鹽的調配也很講究,而且得隨著氣溫升降微調,久而久之,這里的掛面師傅都會預測天氣了。

        “中江手工掛面工藝”2007年入選四川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但這一傳統手藝一度遭遇發展困境。覺慧村黨支部書記鐘金回憶,那時每戶人家的掛面年產量僅有8000斤左右,而且每斤只能賣到3元錢,面的品質也是參差不齊。加之制作過程辛苦,出現了后繼乏人的情況。

        “破題”勢在必行。黨的十八大以來興起的合作社為村民們開啟了一條發展新路。2013年,覺慧手工掛面專業合作社成立,合作社對每家掛面生產戶的衛生環境都嚴格要求,每戶都掛上牌子,標明面匠的名字和制面經歷,對制面工藝進行了規范并開展技能培訓。

        與此同時,合作社還為掛面生產戶提供各類信息,在使用當地傳統白皮小麥面粉的同時,甄選面筋值20以上的優質面粉統一采購,并積極開拓銷售市場,組織村民參加展銷會、開網店。以往家庭作坊式的單打獨斗變成了合力打出“中江掛面”品牌的組合拳。

        “現在每個掛面生產戶的年產量都在2萬斤以上,一半以上銷量通過電商平臺賣到海內外,還有上門收的經銷商,根本不愁賣,價格也翻了一倍,除去各種成本,僅做掛面每年就能給每戶帶來五六萬元的收入。不少出去打工的村民又回鄉創業了。”鐘金說。

        如果說“中江掛面”以往的發展還是局限在掛面本身,黨的十九大后實施的鄉村振興戰略,把昔日發展的“單車道”變成了“多車道”。今年7月,覺慧村入選全國一村一品示范村鎮。記者來到覺慧村的前一晚,村里一場以掛面為主題的晚會為第二屆中國掛面文化節拉開帷幕,未來的覺慧村將被打造為集文化傳承、產業鑒賞、觀光休閑為一體的鄉村旅游地。

        徜徉在覺慧村,從上海務工回來的退伍軍人、四組組長謝從友告訴記者,這兩年油菜花開的時節,覺慧村每天都有大量游客前來觀光體驗,不少作坊已經成了在校學生進行掛面制作體驗的定點去處。距離四組不遠的五組未來將主要進行民宿接待,村旁的一片天然濕地將被打造成休閑景點。

        對各個作坊的景觀打造也在進行。“羅大姐手工空心掛面坊”自愿成為首家改造示范戶,“羅大姐”羅家秀先后花了10余萬元改造住房。昔日不起眼的農村小院,搖身一變,成為傳統味十足的川西民居。

        中江縣縣長李霞說:“中江縣已引入投資,計劃以‘產業+旅游’的新模式,把覺慧村打造成名副其實的‘中國掛面村’,讓一碗掛面煮出紅紅火火的鄉村振興好日子。”(惠小勇、李華梁、蕭永航)

        打印本文    收藏本    關閉   
        相關文章
         
         
        干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