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lockquote id="ofi92"></blockquote>
      2. <thead id="ofi92"></thead>
         
        最近更新
        用好善款是公益組織的發展命脈
         

        作為央屬公募基金會,籌款對于我們也是有一定難度的。首先是近年很多企業也在陸續成立自己的基金會,這就使得公益資金分流一部分。再從大的外部環境來講,企業的發展壓力也還是很大的。所以目前呈現的籌款趨勢就逐漸從企業向社會公眾分化。過去傳統的線下籌款在逐步下降,互聯網線上籌款比例在逐步提升。今年開始,我們基金會已經陸續加大了對小微公益組織的培訓與賦能、幫助他們設計、優化項目,并通過互聯網籌款解決他們的可持續發展。同時,也要深入了解每個項目在不同的籌款平臺應展示出的公益特色。目前20家互聯網籌款平臺,我們基金會合作比較密切的大概有四、五家,多種渠道開展公募籌款。

        去年我們完成了5.6個億,今年我們給民政部報的目標是3.5個億,已經完成了,現在是照著5個億的目標去努力。但我認為從另一個層面來講,對于我們這樣一家大型的基金會來說,籌款并非越多越好。

        籌款能力強,籌到的錢多,自然是一種能力。但能否將籌到的錢用好、執行好,更是一種能力的考驗。從我們基金會目前的團隊架構和工作體量來說,每年籌款3到5個億就比較飽和了。因為《慈善法》規定,有公募資格的基金會,年度慈善活動支出不得低于上年總收入的70%,在此基礎上,你還要有可持續的發展,朝著上一個年度的目標去努力。這也就是說,籌款要達到一個平衡點,如此我的人員、團隊建設、執行能力才能匹配得上。公募基金會不是銀行,社會公益資源一旦進入到你的資金池,你如何做出快速、及時的反應,把這筆錢用好、用在刀刃上,向社會公眾和捐資人呈現好,才是做這件事的終極目的。從這個考量角度,錢并非是越多越好,而是要與你的能力相匹配,同時最大化的實現社會價值,才是真正的好。

        作為基金會,我們也有義務帶動捐贈人共同成長。我經常講,我們是一手托著兩家:一個是慈善資源,一個是受助群體或是某種需要解決的社會問題。所以職業的、專業的公益人一定要有意識地去培育慈善市場和資源,這點尤為重要。因為,創造財富的是企業,不管它處于哪個發展階段和層面,我們都要認真、耐心地去分析若干問題——比如企業的實力、做公益的動機、哪一類的公益更適合它,我們必須在實踐中不斷地研究企業的發展形態、責任和社會需求。只有掌握這些基本信息之后,我們才有甄別、篩選和判斷的能力。我們理解并允許一些企業希望通過參與公益提升企業的社會影響力,但我們必須具有專業的知識和眼光,且根據《慈善法》的相關要求,去逐步地引導它、規范它。

        這也意味著,有些主動上門謀求公益合作的企業也會被“拒之門外”,在這些年的具體操作中也不乏其例。比如有的企業一來就說要捐500萬,想做個大項目。我們就建議說不如先從小項目的合作開始,邊做邊看,基礎做扎實了,再拓寬領域做大也不遲。也正是在這樣一種逐步介入和滲透公益項目本身的過程中,企業家們也在慢慢地學習和領悟公益的內涵。我們不僅要讓企業家參悟公益,也要讓企業的員工們深入到公益項目中來,了解公益的每個環節,甚至可以讓他們和受助群體在一起互動。由此,企業家的覺悟會在公益實踐中逐步提高,發心和動機也更為純粹美好。公益項目的執行也自然不會落差太大。

        回首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發展上個十年,是穩扎穩打一步一個臺階走過來的。第一年800多萬,第二年3000多萬,第三年達到一個億。實際上我們發展速度比較快的是2016、2017、2018這幾年,而促進這種成長的激發點源自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我們在做好傳統公益項目的同時,也學習運用好互聯網手段,推動基金會更上層樓。2017年我們互聯網籌款達到了總籌款的64%,2018年的累計報表顯示,今年互聯網籌款也占到了總籌款的60%以上。顯而易見,互聯網時代的到來,讓社會公眾的愛心捐贈熱情愈發高漲,也為大家提供了更為便捷的愛心通道,“指間公益”、“人人公益”愈加普及。我們的籌款來源從昔日以企業家為主的捐贈渠道逐漸向民間公眾捐贈轉移。公益并非奢侈品,而是人人都可以參與的,全民普及公益慈善才是社會的大進步。我們也希望,未來的公益慈善推廣助力不僅僅局限在扶危濟困、敬老助殘或幫扶弱勢兒童,更多地可以發力于推動社會進步和社會綜合治理方面、文化進步、公共精神發展方面。

        (作者:繆瑞蘭 中國社會福利基金秘書長)

        打印本文    收藏本    關閉   
        相關文章
         
         
        干逼小说